果然2019年还是要以拖延症结束的
这是今年最后一篇文章
当然也是2020年的第一篇文章
现在是11月29日。黑色星期五。倾家荡产买下三年香港服务器作为新服务器,看着活动眼馋却没有钱。
如开启这篇文章吧。很久没这样去打磨一篇文章了。用一个月每天写一点,或者每个星期写一点。直到1.1。
没有键盘的时候想的很多,写的时候却什么也想不起来。
想着用什么样的文章框架能载得住我想说的那么多话。是列数据的理工型或是絮絮叨叨的流水账?
算了,都写点吧。毕竟去年跨年的时候鸽了。

今天爆肝精编,三个小时全部在写。终于把综合训练+自我评估+高考链接全部写完了!写到最后整个人脑子一片空白,全都是下意识在算。最后下课铃响的时候整个人才缓过来。虽然累的不行,但是对立体几何的向量法掌握的不错了(我等渣渣用不来几何法只会算)。
说个有意思的事。
16班(大文班)这学期换了个新的班主任。先是规定每天要抽背历史一个专题的内容,一个专题的内容又很多,所以这基本不可能。然而背不出来就要抄20,遍,而且好像是真抄。这还不是最逗的。
他们有个每周写总结的作业,然后班主任全部看完后会做一个反馈。这周他们却收到了一份纸质的反馈。总的意思是:你们太负能量了;你们情商太低了;你们没有一个人让我满意;我其实是拒绝带你们班的;高一的可塑性比你们强太多了;我太累了,我不想花这么多时间去对待不值得我花时间的人。
其实写的不错,这甚至是我追求的周记目标:真实,随意,生活化,口语化。但是他是在不应该给学生看。即使老师和学生之间觉得不太行,“我是拒绝教你们班的”这种话也不应该白纸黑字的说出来。可以说,16班的人心已经散了,而且话说出口已经收不回来了,学生对班主任充满着不信任感,根本没有凝聚力可言。
写了太多了,回到正题。
看到知乎上的一个问题:你认为,哪个字,哪个词最能代表你的2019年
我也想以此为线索,姑且就当成知乎的一个回答。

“放拾”是我对2019年的一个概括,不那么完整,却多多少少能涵盖一些心路和思考。

来说说我的“放下”

放下了对人情世故的执着。
不再那么关心友谊了,闹翻了就闹翻了,做不到想着去修补它。或者说,每天关心这些让我太累了,能做到的仅仅是去辨别这么朋友还值得我交吗。仅此而已。
对于和父母的关系,表面上挺融洽的。不像初二那样什么都不用考虑,有话直说。现在电话里和回家后的每一个动作都关系着父母的心情。我不想让他们对我的学习表现出过强的关注,这让我很累。但是为了做到这点,还是很累。

该部分仅登录用户可见

放下了对制度对一切不公平的愤懑
这可能是初高中的共性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渐渐的对制度的看法也和以前不一样了。从前总觉得教育制度很不合理:套路化,无聊,根本没有兴趣培养上的支持,一切都为了考试而服务。
但现在不会这么想了吧。可能也有一部分进了重高成绩飘在下层的原因。神人实在太多,我甚至不敢想象没有这样的制度我该怎么和别人去比。现在就仿佛到了一个新的阶层似的,曾经的荣耀辉煌不值一提,能有共同话题的也是那批从底层拼上来的人。确实没有初中那么努力了,我承认。初中后有追兵前面还有一座座山,只能爬上去。可现在前面还是一座座山,而后面确实泥潭,拉着你不让你往前跑。感觉看不到希望,四面漆黑,却还要摸索着前进,最可怕的就是未知。
尽力放下对学科的偏见
我一直很讨厌语文和生物。语文太玄乎生物太繁杂。但也在慢慢看到它们有意思的地方吧。生物必修三还是学的挺好的,和地理的知识重叠率高。语文其实我是很喜欢的,但我喜欢的可能不是高考语文,作文的写法真的难以接受。《作文素材》杂志我基本只看新闻和新词版面。不过那些思想很深,文笔一般的作文以后能拿高分还是稍稍安慰了我。
尽力放下负担,让生活变得轻松一些。尽力放下对别人的看法,却不知能不能做到。尽力充满斗志的学下去。尽力地活。
但是啊,我还是放不下对曾经的眷恋,放不下情怀,放不下嫉妒和追赶。放不下桌上她送给我的生日礼物。
我终究还是被生活放下了。

总想尝试拾起一些丢掉的东西,却很难做到。
想找回初中心无旁骛阅读的状态,打开后又想到了惨不忍睹的英语和语文。

想着分享一首歌马雨阳《前方》

让我静静想一想曾经的过往
有过精彩也有过感伤迷惘
不管是平静与匆忙苦闷或欢畅
总有份期盼在我的身旁
岁月慢慢教会我不再回望

我还是那么想念过去呐,还是那么想念你们啊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1 月 01 日 12 : 31 AM